【太阳GG】玩好现在正在玩的人生,生命中的两重

2019-10-14 18:51栏目:影视资讯
TAG:

努力过 不代表会成功
相爱的 不代表在一起
害怕的 也许永远是你的梦魇或者某天清晨醒来你一点都不再担忧

这部电影在硬盘中放置了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却被遗忘,一直没去看。偶然的一个夜晚,看完了。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好久没看到让我心动的电影了。
    如果只看前半部, 那基本上就是部恐怖片而已。怪兽,保护儿子的父亲,以及惊恐的人群,仅此而已。但,看完后半部,你会发现这部电影的内涵早已超越美式感官刺激的恐怖片范畴了。
    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感觉。即使人类科技发展的多么发达,文明发展的多么强大,还是会害怕黑夜,害怕未知的无法抵抗的某些东西。
    面对恐惧,有很多选择。
    无畏是一种,小店员异常勇猛的要冲出店门,去清理发动机排气口的污物,而毫不顾及怪物的威胁。
    颤抖着迎接恐惧也是一种。母亲要去找自己的儿子,即使她已经知道了危险,即使苦苦哀求有人能陪她一起出去而无人迎合,她还是走出了店门,消失在了迷雾中,只留下一句话,“我诅咒你们。”
    逃避是最常见的方式,躲在一个其实根本就不安全的地方,自己骗自己。因为有人也恐惧,所以其实自己的恐惧也不会那么难以接受。
    小孩子面对恐惧,当然自己根本无法抵御,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父亲。儿子对父亲说,“爸爸,请给我一个承诺,不要离开我。”父亲抱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面对儿子这样的要求,在那一刻,我相信那父亲是无畏的。
    当恐惧大到无法承受时,人便会对任何的所谓奇迹以及关于奇迹的言论产生依赖,就如同是抓住一棵救命稻草一般,抓了便不再放手。即使是释放那个虚幻稻草那个人让他们做任何有违道德,伦理以及一切不合理的违背文明社会基础的事情,也在所不惜。宗教也许就是这样来的,宗教中的种种可怕的往事,现实和将来也都如此。而处在这个环境中的人,恐惧恐怕已经脱离了原来的事物,而来自与周围的人了。因为任何反对的声音,都将被视为对信仰的挑战,延伸出去,就是对自己安全的挑战。当然,这个逻辑是完全荒谬的了。但,已经没人会理智思考了,唯一会的就是盲从以及不顾一切的疯狂来证明自己的忠贞。
    一群信仰之外的人,奋勇的逃脱了身边信仰的威胁,投入了迷雾。当一车人缓缓经过店门的时候,车里的人和店里的人表情都是相当复杂的。不知道是车里的在庆幸自己有机会逃脱恐惧的根源,然后店里的人是羡慕的眼神。还是车里的人在忐忑着无法预知的危险,然后是店里的人心安理得的眼神。无法判断,两者都有可能。
    接着便是回家寻找自己出门前离开的妻子,显然已没有生还的可能,事实也是如此。但这都一笔带过了,就仿佛要急着逃出这里,至于死去的也就只能死去了,还能怎样呢?
    看到这里,我开始很害怕,害怕就此出现一个好莱坞式的结局,就如同《我是传奇》里,最终找到了人类的庇护所。如果是这样,这电影也就这样了,上面所讨论的在以前的恐怖片里也都能找到,即恐惧下的人性表现。
    结局很震撼。
    汽车没油了,还是没能走出迷雾,巨大的怪物从车上经过,车、人都随着脚步颤抖。此刻,大概所有的希望都随着怪物脚步声而远去。何去何从?五个人,可惜子弹只有四颗。与其被怪物私心裂肺都吃掉,还不如来个痛快的,至少,至少我们已经努力过了。四颗子弹,结束了四个生命,包括曾经发誓要保护的儿子。把枪伸进自己的喉咙,一遍一遍的扣动扳机,可是无用,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亲手合上孩子无辜害怕的眼神。
太阳GG ,    巨大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父亲疯狂的呐喊着,迎接他的却不是怪物,而是渐渐散去的迷雾,缓缓开来的救援队伍。我不知道此时此刻,他该是如何的绝望,接下来的人生又该如何度过。历经艰险,得到的是这样的结果。画面即将结束,一开始绝望的走出店门的母亲抱着他的儿子坐在救援车上,带着她的诅咒,缓缓从父亲身边经过。在炽天使撒拉弗的神曲中,画面渐渐远去,只留下神的声音。
    信仰的残酷是不是在于,在你抛弃一些道德和崇高人性的时候,不管是出于本性的恐惧还是自身的自私,只有通过疯狂的膜拜才可以得到宽恕。

一、怕死
在云端中男猪脚提出了一个宏伟的目标,积满“一千万英里”的里程,当小实习生问起积满一千万为什么时,得到的答复是,没有为什么,一千万本身就是目标。于是,男猪脚被小实习生扣上了baby theory的帽子,那么是么是“婴儿理论”呢?就是男人因为无法通过生育下一代这种形式来让生命获得延续,所以对于生命有穷性的恐惧远远高于女性,其解决办法,就是通过建造“神迹”,用小实习生的话就是比如“把名字写在飞机上”来让自己名垂青史,换言之,在死后让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总之,男人们通过各种形式来克服对生命终将穷尽这个事实的恐惧。从某种意义上,这也就可以解释设么叫中年危机,大多数现代男性在到了四十至五十岁左右,将不得不惊恐的发现,这辈子基本就这样了,自己深陷在养家糊口的泥潭中,自己当年的抱负、理想因为生命已经过半而显得难以实现,虽然还未走到尽头,但仿佛生命已经穷尽,潜力的种子不再生根发芽,因此而感到无比的沮丧。
我是一个在比较小的时候就树立了比较强的怕死观念的人,当时比较原始的表达是,不停的困惑死后世界的状态,一个自己不能思想的状态,自己的行为不能触及不能改变的世界。确切的说,怕死究竟怕的是什么,某种意义上怕的是可能性的有穷,我们常说,这个世界的可能是无穷的,然而实际上,死的那一刻,便是选择与可能性穷尽的那一刻。
王德峰在复旦讲座中说道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许多不同潜力的种子,郭美华在中哲课上讲解“天命”的概念时也表述过,“从心所欲,不逾矩”是在“天命”界限内对生命可能性进行无穷探索的结果。然而这些对于生命的美好赞扬,都面对一个无情的审判,就是死亡。无限的可能性瞬间在一个点上坍塌,所以丰富的生命都不得不面对自身的这种有穷性。我们无法把握这种结局,我们只能把握审判到来前的过程,某种意义上,也许过程大于结果的理论是正确的,因为最终结果是一样的。《逍遥游》:“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树名大椿,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至于王德峰所言的种子会成长成冥灵还是成长为大椿,抑或者只如昙花一现,白驹过隙,在有限的时间内可能性是无穷的。但凡能多少理解这一点的人,我相信都会有一种紧迫感,因为时间不会止步,每一秒,我们身上的可能性都在向零无限收拢。
这是生命面对的第一个矛盾,生命本身的无穷性,和死亡带来的有穷性之间的矛盾。
自己很不幸,还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遇见到了这种事情可能有一天也会在自己身上发生而变得惶惶不可终日,于是决心务必励精图治啊,向上吧,少年,将自己抛诸到生命可能性的无穷大海中去,结果在这里,我碰到了生命中的第二重矛盾。
二、怕孤独
人是孤独的个体,这在我今年来的文章中几乎成了一句废话。然而事实如此,个体为了对抗死亡,于是要穷尽个体内涵的无限可能性,因此就很难避免一个事实,即个体的无限膨胀。这种忘我的自我实现很多时候变成排他的,于是这就招来了第二个问题,个体终究成就了自我,却换来无限的孤独。“Anybody who ever built an empire or changed the world sat where you are right now.And it's because they sat there they were able to do it.”《在云端》这部电影真是有取之不尽的现代素材,就在男猪脚built他一千万英里的empire时,却被女猪脚从云端击落了,所谓的放空背包,轻松上阵的理论此刻与他在这个女人身上获得的温馨、家庭、爱恋的感觉格格不入,秉持独身主义的他甚至决定要放弃。
这就是生命的第二重矛盾,个体实现和个体隔绝之间的矛盾。
婚姻如今看来更像是一种社会契约,是一种对于传统和秩序的尊重,不仅和爱情无关甚至站到了爱情的对立面上。然而很少有人说,婚姻和家庭削弱的恋爱时期的不稳定感,也削弱了恋爱和失恋带来的孤独感交替,这种牢靠的关系使得孤独感获得了很大的削弱,而这恰恰是以牺牲个人在爱情或者独身主义中所享受的那种海阔天空的自由为代价,家庭是责任,责任便是约束,然而这种约束是有报酬的,那就是个体以最小最亲密的形式融入到一个小群体中去,获得与他者的和谐,通过奉献自己,而克服孤独感的强力武器。信教也是同样的原理,宗教永远拥有教义,教义总是要求某种“遵守”,而“遵守”总是以个体某些潜力的丧失为代价的,如摩西的“十诫”就是典范,由此,获得的是共同体的包容。
自由的副作用在于,从某种意义上,自由表达了这样一个概念,我和你是相对独立的,彼此不干涉,彼此在一定程度上是无关的,从这个逻辑出发,自由是孤独的朋友,极端自由的人理当是极端孤独的,付出自由,获得共同体的包容,这是一种等价交换原则,至此,个体才能在不断实现无限可能性的过程中,不至于堕入与世隔绝的深渊,so,凡人们,你们要么信教,要么就结婚吧。
说了这么多,这其实是一个哲学版的征婚帖啊(也可当聚集教徒贴用)!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GG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太阳GG】玩好现在正在玩的人生,生命中的两重